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五位互金人的年度自白:兜兜轉轉 還在圈子里轉

五位互金人的年度自白:兜兜轉轉 還在圈子里轉

消金界 2020-01-21

不同于馬爸爸“每年向社會輸送1000名10年以上阿里人才”的委婉表達,業內“紅衣主教”周教主則直接將“免裁券”放到了自家年會的特等獎上,如其以往風格一樣,直接“剛”。

事實上,經濟放緩下,當那些曾經被眾多青年“朝圣”的互聯網大廠都無法給到足夠安全感的時候,再進修與成為國家人這兩條路也就成為唯二選擇,借此再來看2020年考研人數及考公人數雙雙創下近年新高也就不足為奇了。

然而“逃的掉是坑,逃不掉的圈子”,對于身處同一陣營互金圈來講,經過2019的洗禮后,眾多想逃離的一眾人卻猶如“囚鳥”般在這個圈子里游蕩,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猶豫停滯。

為此,消金界約談了業內五位身處不同崗位的人士,聽他們訴盡圈內職場冷暖。

鄭先,30歲,某消金公司市場部員工

“今年預算相較上年砍了一半,但KPI指標卻還是和去年一樣,真心不知道后續怎么做。”還沒等開口問,已過而立之年的鄭先就忍不住抱怨道。

而究其今年預算砍半的根本原因:鄭先說一大半的源自市場上傳的持牌金融機構將執行24%利率所引起的。

事實上,鄭先所在的這家消金公司2019年業績并不差,按成交金額來講,我們跟360金融、趣店等頭部上市平臺處于同于陣營,年貸款撮合量突破600億元大關,原本以為2020年再接再厲能把撮合量做到800億元。

“現在看來,有點自信的太早了。”鄭先有點自嘲道。

“主要是借貸利率不一樣,我們市場部做得獲客投放策略也會不一致。24%的借款利率所要求的客戶質量肯定和36%的不一致,而現有大部分公司的投放策略,完全是在36%的利率前提下,依據以往風控部門及市場部觀測關鍵指標進行的投放,盡管有迭代,但無需做太大的改動。”

而如果后續監管要求24%以下,首先就是需要將這個利率區間客戶的關鍵標簽打出來,而打標簽的過程也是風控與市場的迭代過程,這個沒個半年時間,很難做出規模。

他們公司領導也是基于于此,相對偏向保守了些,一切要等市場傳音落下那一天或許才會明朗。

鄭先說,但是在此之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政策的不明朗也使得公司業績會有波動,不知道今年是否會有員工優化。

事實上,年中已經優化了五分之一,而因平時KPI表現不錯,鄭先并沒有上那次優化名單,但一個部門人員突然走了五分一,還是有點猝不及防。

鄭先也曾想過跳出互金這個圈子去往其他互聯網+行業,但他還是覺得,“就算互聯網大廠也在不斷地優化,沒有絕對的安穩工作,關鍵還是看自己,在目前薪水不錯的情況下,不動可能也就是最大的穩定”。

趙凱,29歲,某互金公司商務部員工

臨近年關,趙凱比平常更加忙了起來。

“這一個月幾乎天天加班到晚九、十點鐘,就這還覺得時間不夠用,而連續的加班,也讓自己原本答應三歲女兒的很多事情被無奈擱淺,現在女兒看見我都沒有之前那種親昵感了。”趙凱訴苦。

但是沒有辦法,老資方的年末維護、人情往來,新資方的拜訪、過會、上線,以及每月新開發資方家數等KPI指標完成情況都在年末涌了上來,我現在都恨不得自己一天有48小時。好在一點的是年前新上會資方都已經暫停,只需要做好溝通工作就行。

而趙凱現在工作的重心主要在于協助運營做好老資方的回款工作,這個活看著輕松,實際更心累。

“都是爸爸,哪個也不敢得罪,要錢都要的跟孫子一樣,就這樣逢年過節的禮品卡還沒少送。”趙凱說完笑著搖搖頭。

趙凱是今年9月剛進這家公司,當時離職后找了將近兩個月的工作也沒著落,最主要抱著逃離這個行業的想法在找,但是薪資并有偏離這個行業,所以一圈下來,并沒有在傳統行業謀得一份自己心儀的工作。

在家中余糧不多的情況下,他最后無奈,還是厚著臉皮托學妹內推才有幸進入這家公司,兜兜轉轉還是在這個圈子里游蕩。

馬上步入而立之年,趙凱也向我們坦然現在壓力不小,除了工作之外,家庭及孩子的重擔也隨之而來。

“我現在任性不起來了,之前還有可能會甩臉色來句老子不干了,現在年紀到了,孩子也面臨上學等等,可能自己再也回不去那個熱血楞青年的狀態,但我經歷過就足夠了。”

李青,28歲,某私募基金公司HR

“終于解脫了”,在離職申請書簽字那一刻,李青內心發出了這聲感慨!談及年中的那次裁員,已經離開這個圈子半年的她仍覺得歷歷在目!

“好像我天生就跟他們是敵對關系一樣,我也只是一個打工仔,況且我跟他們一樣要走,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關系。”李青抱怨道。

雖然這并不是她經手的第一次裁員,卻還是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但她也明白,從公司計劃裁員那一刻,人事部門就已經成為除老板之外全公司所有同事的敵人,可還是接受不了平常一起說笑的同事在她提出裁員后瞬間就敵對的情形,那種感覺,李青說真正談過的人才知道。

李青說,她最難面對的就是剛懷孕不久的孕婦,之前完全不知道她已經懷孕,直到裁員才跟你透漏,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身為HR知道國家對孕期員工的保護,可沒有辦法,正常員工都被縮減的情況下,何況一個不敢給太大壓力的孕婦,賠償半年工資后還是讓她離開了。

問及那次談話內容,她大部分內容已經不記得,但她時常會想起“同為女人,你對我做的一切你以后都會經歷”那句話。

現在還會和之前的同事有聯系嗎?她自嘲的說到:“你覺得他們還會愿意跟我做朋友嗎?這行基本上80%以上朋友都是圈外人,沒辦法,得罪的人太多了,砸了別人的飯碗怎么面對他們。”

李青也想過換個崗位,可對于已經工作六年的她來講,換崗位一方面機會成本太大,之前六年的經歷完全打水漂,另一方面,她也確實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也就這么順從著現實做了下來!

如果再經歷一次你會怎么做?李青笑著說不知道,但篤定又遲疑地說到:“我會先把自己裁了吧。”

錢娜,27歲,某互金公司產品部員工

“我們部門背的是公司的利潤指標,所以每分錢都要算的明明白白,不然,一年忙完利潤為負,KPI沒完成不說,說好的年終獎也泡湯。”錢娜向我們談到。

作為創收部門,天天想的就是用戶進來之后如何提高這些有借款意愿且通過我方風控審核的用戶借款次數,增加創收厚度。為此,也就難免會走一些偏鋒。

“但只要不是太過火,領導們也都睜只眼閉只眼,畢竟,沒了營收,空談監管底線也沒法生存。”錢娜吐槽到。

為了增加創收渠道,除傳統借貸業務網外,市場上能嘗試的他們都嘗試了——會員、保險、辦信用卡、二次導流、商城等等,光會員他們都搞了8種,從58元普通會員到688元的磚石鉑金會員一應俱全。

要說沒賺到錢也不太可能,但互金公司本身花銷也大,所以本身增加的一些的創收渠道也就游走在灰與白之間,賺的就是快錢。

隨著監管的趨嚴,像保險、會員等業務也相繼被叫停,問及對公司影響幾何時,錢娜談到這兩項幾乎無成本業務營收約占到公司20%左右,影響不大,但也不小。

談及后續增收渠道時,錢娜提到還在摸索中,似乎她并不擔心,她告訴消金界:“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國內,永遠不缺創新,只是缺少那雙發現創新的眼睛。”

高飛,27歲,某貸超平臺創始人

如果讓你再選擇一次,你還會再創業嗎?高飛眉頭緊思后有陡然放開,堅定的回答道“會”。

高飛大學畢業剛實習時就一頭扎進了當時的P2P,后來又從P2P跳到信貸平臺,直到2018年底攜全部身家和幾個朋友殺向貸超平臺,315晚會后,公司業務一落千丈,苦苦支撐半年后,無奈散伙倒閉。

如果你見識了掙快錢,你就不會再考慮慢悠悠的拿死工資,而高飛的第一次快錢居然來自公司的年終獎,那時他剛畢業兩年,公司也在那一年切入做714高炮業務。

“每個季度都有3-5萬元的獎金,最可怕的是年終獎,六位數的年終獎,抵得上我一年半的工資,我們部門剛畢業工作一年的小伙子都拿到了六位數的年終獎,跟他父母講,父母都不信。”談及那時場景,高飛眼睛里充滿了異樣的自豪感。當時就是覺得錢來的太容易了,自己也沒做什么,錢包就迅速的鼓起來了。

“后來,上海地區另外一家頭部平臺以兩倍薪水挖我去他家,我就直接跳槽了,媒體所說的跳槽工資翻倍也真實地在我身上發生。”高飛說到。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當然會有一種飄飄然然的感覺,而跟公司領導因瑣事大吵一架之后,高飛也終于有了辭職單干的想法。行業我熟,資源也有,仿佛成功就在前面招手一樣。恰好朋友也有這種想法,于是他們就迅速開始創業做貸超。

“當時腦子里應該也有一種賭氣的成分存在,也冒出過做得好的話收購前東家給前領導穿穿小鞋的想法。”高飛搖頭苦笑,畢竟前幾年太順了,你就會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其實不是你行,只是你踩對了風口,大勢所趨。

然而,創業并沒有那么順利。再加上315晚會的一盆冷水陡然潑下,燃燒的創業激情也從那時起被一點點澆滅。

“堅持到9月份的時候,賬上沒錢了,大家簡單吃了個散伙飯也就注銷了公司。”高飛說到,掏空家底后不得不面對現實是,又要開始找工作,期初投了很多簡歷在傳統行業,可是接連兩個月都是石沉大海,囊中羞澀,無奈在12月份通過朋友內推進了一家頭部消金公司,還是拾起了老本行。

被問及以后打算時,高飛說,“先沉淀幾年,不會再輕易冒險了,但如果機會成熟,依然會選擇再賭一把。”

此文為消金界原創稿件,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關鍵字: 公司 工作 消金 市場 行業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网 股票下跌原因 天津快乐十分单式玩法 江苏快3遗漏号码对照表 江西十一选五任二推荐 江西快3开奖最快 微配资 辽宁35选7 海南飞鱼彩票奖金是多少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河北11选5任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