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天璣財富 “暴雷”面臨兌付危機 公司回應很魔幻...

天璣財富 “暴雷”面臨兌付危機 公司回應很魔幻...

2020-06-16

近日,曾經受兩大上市公司青睞、斥資13.85億接盤深圳海航城的天璣財富,被爆出26億規模產品延期、高管失聯等新聞。據稱,超800名投資人中招,包括34名60歲以上的老人。

對此,天璣財富回應:的確出現回款困難和兌付危機,但承諾不會跑路,希望給一定的私人空間。

公開資料顯示,天璣財富2018年初單月募集量頻頻突破2億,管理資產規模直逼30億。而最新報道則稱規模已經數百億。

公司注冊的辦公地點是深圳第一高樓平安金融大廈100層,據記者走訪,2個月前已經搬走,據稱案件已移交經偵。

天璣財富暴雷

“超800名投資人中招 ”

據“資管網”報道,800多個投資者向“天璣財富”購買的26億元基金產品,從今年3月起已經延期兌付,本金和利息可能要打水漂。

據當事人講述:

“去年12月,部分投資人已經遇到拿不回本金的情況,終于在今年4月全線爆發;

在基金延期兌付之后,基金的銷售員仍在不遺余力地推銷產品,拉攏新客戶資金數千萬;

一位今年4月份購買了產品的投資人,因患癌急需用錢,卻無法拿回本金;

一位天璣財富的員工,拿著自己的房子抵押貸款500萬,代替公司償還客戶本金。”

其中,還指出投資人中有不少高齡老人:“投資者當中,超過60歲的老人就有34個,累計資產1.184億元。其中一對六旬夫婦,損失尤為慘重,金額高達4000萬元。”

報道稱,6年來,天璣財富主導和參與的資金規模超過400億元。投資者稱年初,天璣財富試圖虛構資產和偽造合約欺騙客戶,在被識破之后高管已全部失聯。

天璣財富回應:的確出現兌付危機

但不會跑路,希望給一定的私人空間

6月14日,天璣財富發文《關于深圳前海天璣財富管理有限公司針對不實謠言的情況說明》,稱近日,天璣財富公司的部分投資人和理財師打著“維護投資人權益”的旗號,在一些微信群或網站發布一些不實的文章或內容,實則為滿足個人私利,以散布不實言論的方式要挾公司對其優先私兌。

并回復了12個問題,包括幾項大的項目情況等。記者整理《說明》的關鍵如下

1.承諾不失聯、不跑路,但需要私人空間

公告強調,“公司實控人唐皓及相關股東高管等絕不變更工商登記、不失聯、不跑路。但請各位投資人給予唐總個人一定的私人空間,作為公司實控人,現在其最關鍵的職能在于盤活項目、催收款項,盡最大可能挽回投資人損失。”

2.公司的確遇到回款困難和兌付危機

說明指出,由于新冠疫情影響,目前公司部分應收賬款確實遇到了回款困難的情況,由于公司本身兌付也出現危機,投資人將事態擴大只能造成項目方惡意逃避債務等惡性循環。公司的全部銀行賬戶均對政府如實公開,在回收相關應收款項后,所有款項均將投入投資人兌付及兌付相關運營、員工工資發放上。

3.最大限度保障高齡投資人基本生活支出。

對于公司高齡投資人處置方案,其稱:老弱病殘困客戶的利益公司將著重考慮,最大限度保障其基本生活支出。公司將盡快推出針對老弱病殘困客戶的安置方案。

4.不召開投資人大會原因:之前有蓄意鬧事。

關于公司不召開投資人大會的原因,說明指出,原因有以下:

1.前期因為疫情原因,不能現場召開。

2.疫情緩解后,部分投資人和理財師被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影響,蓄意破壞和干擾各種會議組織和召開,公司職場也多次被蓄意鬧事,甚至出現個別極端客戶毆打公司員工的情形。接下來,公司將安排固定的時間,與各位投資人召開線上投資人大會,切實聽取各位理性投資人需求。

5.辦公場所不能公開的原因:前期因職場受個別激進投資人擾亂

說明稱:公司前期因職場受個別激進投資人擾亂,目前辦公場所暫時不能公開,但公司將通過電話、網絡等方式保持與各位投資人的密切聯系,絕不會出現老板跑路、失聯的情形。目前,公司的客服電話為18598269330、XXX,投資人可以隨時聯系我司并咨詢相關問題。

隨后,記者致電該客服電話,其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訪,后續會出相關聲明。

此外還有關于綠地公寓、亞朵酒店等項目的具體說明。

13.85億接盤深圳海航城

舊改項目遙遙無期、資產已抵押

天璣財富此前頗受市場關注,原因是斥資13.85億接盤了深圳海航城。

深圳海航城是海航在深圳的首個項目,也是海航基礎在深圳的唯一一個地產項目。該項目位于深圳龍崗大道與碧新路交匯處,占地14.33萬平,規劃總建筑面積62.28萬平方米,定位為大型城市綜合體。

深圳海航城前身為南聯港臺舊改項目,改造主體是深圳寶源創建有限公司。2018年7月19日,市場曾傳言海航基礎將作價16億出售給前海天璣財富。2018年10月19日,海航基礎發布公告,擬以13.85億元價格向天璣財富轉讓子公司三亞臨空基礎所持的深圳寶源100%的股權。

13.85億的天價收購資金從何而來?天璣財富在2018年2月成立了“天璣聚盈十五號私募投資基金”,用于深圳海航城項目的開發及銷售,該期基金的規模為2億元,100萬起投,最高的年化利率為11%。

據悉,當時投資者被告知這么一個說法:海航城在深圳,房價再怎么跌也跌不到哪里去。據近期媒體報道,踩雷的投資人超800人。

然而,2019年12月11日,華夏時報探訪了羅瑞合院區——龍崗區南聯港臺片區城市更新二期項目所在地,發現距《合作改造協議》簽署時間雖已超過兩年半,但舊改項目地塊現仍以舊村為主,拆遷時間是個未知數。

圖片來源:華夏時報

隨后,便在2019年底,開始爆出兌付延期。

資管網報道,“天璣財富試圖將這個13.85億的項目做高價,以40億的價格賣給客戶。投資人需要再出投資款30-100%的解壓資金,才能贖回原先資產。”

而據當事人透露:天璣財富早就將海航城抵押給無錫揚子江公司,套現8.5個億,這些錢卻從未到投資人手里;且當前海航城的歸屬權屬于深圳寶源,而天璣財富卻非寶源股東。

對此,天璣最新聲明,根據深圳市相關規定,舊改項目流程如下,根據舊改規定,此項目還未到確認實施主體階段:

曾在平安金融大廈100層辦公

2個月前已搬走,案件移交經偵

中基協資料顯示,天璣財富全稱“深圳前海天璣財富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冊資本1億元,實繳資本4250萬,屬于其他類私募,備案31只產品。

全職員工人數50人,達到一個中大型私募的規模。

公司的總經理和法人代表都是唐皓,該人在2006.09 - 2013.02期間,在深圳發展銀行零售部門任職零售主管。

同時,天眼查數據顯示,實控人也是唐皓,出資4085萬元,為公司最終受益人;李畢出資3915萬元,位居其后;深圳天璣財富眾贏拾號投資咨詢企業則出資1000萬元。

天璣財富關聯方有兩個:一個是李畢執掌的證券類私募的深圳前海無鋒基金管理有限公;另一個是唐皓執掌的股權類私募橫琴天權資本管理有限公司。

記者嘗試聯系上述包括天璣財富及關聯方,但登記的電話大多已成空號,其余皆無法接通。

資料顯示,天璣財富的辦公地點為深圳第一高樓:深圳平安金融中心100層。

不過記者到平安金融中心現場時,平安金融中心的物業告訴記者,天璣財富已搬走一兩個月了,目前100層已經沒有公司了。“之前有投資人來鬧過,但已經報警處理了。”

隨后平安警務中心告訴記者,目前該案已經移交到經偵。

曾獲得2大上市公司大手筆加持

天璣財富分別在2015-2016年期間,引入兩家上市公司剛泰控股和寶鷹股份成為其股東。用他的話說“兩家上市公司的引入為天璣財富長遠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2015年底,天璣財富獲得上市公司剛泰集團(今:*ST剛泰)大手筆注資入股,成為行業內為數不多的具有上市公司股東背景的金融企業;

2016年中,天璣財富獲上市公司寶鷹集團實際控制人深圳市寶信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先重資入股。

據天璣財富當時宣傳,“至此,天璣財富已擁有兩家上市公司的強大財力為后盾,根基愈加深厚,公信力愈加強大。”

不過,兩家公司分別在2017年、2018年退出天璣財富的股東名單。

單月募資頻頻突破2億

團隊大部分來自銀行證券

天璣財富成立于2014年。2018年1月,天璣財富公號自稱,“短短幾年,天璣財富體現出無可匹敵的強大實力,迅速躋身華南區行業第一梯隊。目前,天璣財富單月募集量頻頻突破2億,管理資產規模直逼30億,一系列優質的金融產品100%實現到期兌付”。

彼時,唐皓表示,其財富管理、投資管理團隊成員大部分來自國內知名銀行證券等大型機構,專業實力強硬,為天璣財富的商業版圖和戰略構想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仍在高薪招聘理財師等職位

不過,招聘網站上顯示,天璣財富仍在高薪招聘。如6月11日放出的“理財經理”一職,要求大專以上學歷,有1年以上相關金融從業經驗,薪資開到25000以上元/元。

律師:募資是否真實投向海航城城項目

將是本案定性關鍵

對于天璣財富,深圳盈法律師金融證券研究中心主任雷慶新律師指出:

首先,私募平臺暴雷,我們要從私募基金的募資端和資金使用端兩部分分別剖析。出了兌付,肯定是資金鏈出現問題,投資者習慣性把所有的責任往募資行為上推,想當然就往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集資詐騙上靠,再加上群體性思想作怪,寄希望于政府能出面管理或是托管銀行來賠付,這些都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私募平臺經過前些年的整頓,都是正式備案,有牌照的,不排除會有些募集產品沒有備案,但這不影響整個平臺的定性。

如果真的是資金使用端出現挪用問題(這一點在我們經辦的案件中很常見),就應該把案件定性為職務犯罪或者詐騙犯罪;如果是投資風險問題,那問題將集中在民事糾紛范圍內解決。那么依據《全國民商事會議工作紀要》有關規定,天璣財富或是橫琴天權適當性義務將會是索賠的關鍵所在,執行合伙人因未盡職也應承當相賠付義務。

其次,目前來情形來看,天璣財富的募集資金是否真實投向海航城城項目將是本案定性關鍵。工商信息顯示,作為天璣第二實際控制人李畢在寶源創建任總經理。同時根據相關協議約定,天璣發行的產品變相約定了固定收益,顯然,這更從法理上靠近明股實債。

所以,這從本質上來講,天璣發行產品的目的就是借投資者的錢來抄底一把海航城項目,借城市更新之名再轉手高價賣出。但新冠疫情讓天璣的帽子戲法無法繼續玩下去而選擇延期兌付,而這也從側面證實天璣的資金池無力承擔更多利息支出,因為資金來源斷了。

當然,如天璣財富平臺所有或者大部分產品有針對不合格投資者的非法集資行為,那又是一層法律關系,如果合法產品和非法產品同時都有,那天璣財富可能構成單位犯罪,而這對于天璣的工作人員而言,則有機會避免被追究刑事責任。

從投資者反饋天璣的表面證據來看,投資者還是要積極以民事方式來鎖定債權為主,這樣,先得到優先賠償概率大很多,樂視網、暴風影音的債權人做法可以借鑒參考。

關鍵字: 深圳 公司 天璣財富 投資人 項目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网 黑龙江p62奖金多少 快乐8玩法中奖规则 股票投资报告 甘肃11选5真准网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 河北快乐扑克玩法 股票涨跌怎么来的 江西快3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规则 腾讯分分彩如何快速刷流水